民法典将“无子女”的收养条件放宽为有子女的收养人

编辑:多美女性2022-01-03 07:06婚姻城堡
字体:
浏览:
文章简介:在民法体系中,有关婚姻家庭法律制度的内容虽然数量不算庞大,但地位十分重要。此次民法典编纂,婚姻法和收养法被吸纳入典,成为民法典“婚姻家庭编”。我国民法典是以人为本的法律,在婚姻家庭编中首先体现为强调对公民意志的尊重。民法典将其修改为:完成结婚登记,即确立婚姻关系。在“家庭关系”一章中,民法典对相关法律规则作出了多处重要修改和完善。这一规定完善了亲子制度,是对家庭关系法律规范的重要完善。

民法典新增亲子确认规范,规定对亲子关系有异议且有正当理由的,父亲或母亲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或否认亲子关系;对亲子关系有异议并有正当理由的婚姻家庭法学,成年子女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亲子关系。

为适应现行生育政策,民法典将“无子女”收养条件放宽为“无子女或独生子女”,放宽收养人仅收养一名子女为有子女的收养人只有一名子女可以领养婚姻家庭法学,没有孩子的领养人可以领养两个孩子。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婚姻是构建和衍生家庭的最重要方式。在大陆法系中,婚姻家庭法系的内容虽然并不庞大,但其地位却非常重要。婚姻法是我国颁布最早的法律之一,收养法已有多年历史。在民法典编纂中,婚姻法和收养法并入法典,成为民法典的“婚姻家庭版”。

婚姻制度的调整

我国民法典是一部以人为本的法律,首先体现在婚姻家庭版中,强调尊重公民的意愿。一是扩大婚姻自由适用范围。婚姻自由是我国婚姻制度的基本原则。毋庸置疑,婚姻应该是完全自愿的。但婚姻法也规定了禁止结婚的条件,包括二:直系血亲、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不得结婚;禁止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结婚的疾病的人结婚。在这两种情况下,即使当事人完全自愿,也不允许结婚。在现行的民法典编纂中,删除了第二个禁止结婚的情形,即不再禁止患有某些疾病的自然人结婚,而选择权则由当事人自行行使和作出决定。 这拓宽了婚姻自由的权利边界,更加尊重和保障了民事主体的自主权。但民法典也对当事人的受信责任提出了要求,规定一方患重病的,应当在婚姻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未如实告知的,对方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婚姻。二是修改结婚时机的有效性。 《婚姻法》第八条规定,取得结婚证,即确立夫妻关系。民法典修改为:完成婚姻登记,即为婚姻关系成立。认证和注册虽然没有太大的时间差异,但法律含义却完全不同。发证是国家权力行为,登记是当事人的自愿行为,国家是否发证首先取决于婚姻登记是否完成。两者的区别突出了当事人意愿在婚姻缔结中的重要性,也体现了婚姻法回归民法典的私法性质。三是修改逼婚取消规则。婚姻法第十一条规定,因受胁迫结婚的,受胁迫的一方可以请求婚姻登记机关或者人民法院撤销婚姻。民法典删除了向婚姻登记机关申请的权利,改为人民法院行使撤销权;同时,撤销权的撤销期限变更为自婚姻登记之日起一年内“终止强制执行之日起一年内”。更加合理,有利于更好地保护被胁迫方的合法权益。四是为无辜者增加新的权利救济。民法典规定,婚姻无效或被撤销的,无过错方有权要求损害赔偿。这一新规定使欺诈婚姻或胁迫的当事人支付代价合法化,有利于遏制婚姻中的违法行为。

改善家庭关系

在“家庭关系”一章中,民法典对相关法律规定作出了许多重要的修改和完善。一是明确配偶的家庭代理权。夫妻在婚姻家庭中地位平等,对日常家务有平等的决定权。因此,夫妻双方行使彼此的家庭代理权,才是婚姻的应有之义。但是,《婚姻法》并未规定配偶的家庭代理权。 《民法典》的编纂确认,配偶一方因家庭日常需要而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夫妻双方均具有效力,但一方与另一方另有约定的除外。同时,明确配偶一方所能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范围的限制,不得与善意相对人对立。当然,家庭代理权的行使范围仅限于家庭日常生活,不包括生产经营等日常生活范围以外的事项。二是明确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规则。这个问题曾经是司法实践中的“老问题”。 《婚姻法》第41条规定:“离婚时,夫妻原同居的债务,应当一并清偿。”由于该规定的比较性原则,难以涵盖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复杂情况,导致司法实践中夫妻共同债务。最高法院多次出台司法解释予以规范。 《民法典》的编纂明确了夫妻共同债务“共同债务、共同签字”的基本原则,即夫妻共同债务的确认,原则上必须由配偶双方签字或认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配偶一方以自己的名义承担债务。 , 因家庭日常需要而产生的债务也可视为夫妻共同债务,超出家庭日常需要的债务,原则上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除非债权人提供充分证据推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