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申晨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回归与革新》一文

编辑:多美女性2022-01-05 07:05婚姻城堡
字体:
浏览:
文章简介:本文摘编自申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回归与革新》,载《比较法研究》2020年第5期。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申晨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回归与革新》一文中从四个核心视角出发,对婚姻家庭编的编纂思路进行分析考察,并通过具体的条文修订内容以及立法过程中的争议变动,展示婚姻家庭编的立法进步与特色。《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编纂思路,进一步体现了对家庭关系的“国家认可”标准的强化。

中国民商法网

本文摘自沉辰:《民法典婚姻家庭篇的回归与创新》,发表于《比较法研究》2020年第5期。本文未经原作者审核。

[作者简介] 沉晨,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法学博士,中国民商法网特约学者。

全文共3439字,阅读时间约9分钟。

在“以人为本”、“符合国情”和“实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立法思想指导下,民法典婚姻家庭立法遵循“科学作风、结构严谨、规格合理,内容一致”。兼顾法律规范的稳定性和法律调整的可变性婚姻家庭法学,既完成了对制度和传统的合理回归,又展现了与时俱进的创新理念。对此,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纂的回归与创新》一文中,沉晨,博士。中国人民大学,从四个核心角度分析调查婚姻家庭编纂工作,并通过了对条文和立法的具体修改。过程中的争议变化显示了婚姻家庭章节的立法进程和特点。

一、 系统回归带来的法律适用改进

(一)重构基本原理系统

婚姻与继承法学_新婚姻法学_婚姻家庭法学

民法典婚姻家庭篇几乎完整地保留了婚姻法的基本原则,确认了婚姻家庭编纂的基本原则独立于通则的基本原则。这种立法选择有其合理性:一方面,婚姻家庭法律关系的调整确实有其不同于市场法制的特点,难以以通则的基本原则进行系统指导;另一方面,原《婚姻法》的基本原则制度在司法实践中显然具有填补漏洞和提供价值衡量依据的功能,不应被抛弃。

(二)整合身份合法行为规则

《婚姻家庭汇编》中身份法律行为的规则适用体系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婚姻家庭汇编中明确规定的规则是相关身份法律行为的自然依据。其次,《总则》具有指挥性,其对民事法律行为的一般规定不应与上述婚姻家庭规定相冲突,对身份法律行为适用制度性解释。最后,由于身份法律行为的复杂性,《总则》的一般规定可能仍不能完全涵盖法律的要求。此时,基于预期要求和后果的一致性,身份法律行为可以参照适用合同的规定。

(三)删除非民法规则

在民法典的编纂中,借助回归民事法制,原《婚姻法》第21条的“禁止溺水”和关于家庭暴力的公法第43条至第45条,遗弃和重婚被删除。救济等内容进一步完善了法制科学化,客观上减轻了法官和执法人员的寻法负担。

二、重新审视的家庭法律结构

婚姻家庭丛书中“家庭”一词从《婚姻法》增加到《民法典》,意味着立法者重新重视家庭的法律结构。

婚姻家庭法学_新婚姻法学_婚姻与继承法学

(一) 提出家庭法律关系的倡导价值

《民法典》第1043条新增“家庭应当树立良好家庭作风,弘扬家庭美德,重视家庭文明建设”。其规范意义在于:一是结合婚姻家庭编纂的其他基本原则,完善该系列的内在价值体系,弥补原有家庭立法价值建构的不足;第二,在社会实践中,倡导和引导当事人遵循本条法律的规范内容,促进家庭法律关系的稳定与和谐;第三,在法律适用上,特定价值判断虽然不能以法律原则的形式直接衡量和适用,但可以作为对某些法律要素的间接影响。

(二) 明确近亲和家庭成员的范围

与《婚姻法》相比,《民法典》第1045条新增三款。一是明确亲属范围婚姻家庭法学,即“包括配偶、血亲、姻亲”;同时,近亲范围仅限于配偶和三代直系。血亲及二代旁系血亲的范围;在此基础上,第3款进一步明确了共同生活的近亲是家庭成员。公婆和儿媳、公婆和女婿没有近亲,但根据第 1050 条,他们可以成为彼此的家庭成员。

(三)强化家庭关系“国家认可”标准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纂进一步体现了家庭关系“国家承认”标准的加强。一是《民法典》婚姻家庭篇第1073条对亲子关系的确认和否认增加了规定。其次,对于非婚同居、同性伴侣等其他类型的婚姻关系,没有法律调整的规定。三是不承认收养事实。

三、与时俱进的夫妻财产规则创新

婚姻与继承法学_婚姻家庭法学_新婚姻法学

(一)夫妻债务认定规则

《民法典》第1064条实际上确立了确定夫妻债务的三项规则。第一款前半项规定的夫妻共同签署契约,体现了意思自治的法理。第一款后半部分规定,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债务由一方以自己的名义负责,为夫妻共同债务。这是日常家庭代理权法律原则的延伸。第二款规定,一方以自己名义所欠的债务超过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债权人可以证明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经营的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妻子。总体上,这条规则可以看作是原始“使用理论”规则的延伸。它通过债务使用的结果性质,部分扩大了债务人自身的责任范围,以平衡债权人对夫妻内部关系认识的障碍,适当保护债权人的依赖利益。